医疗社会工作个案研究

一、接案

  刘某,男,13岁,上海市人,出生至今不能自己站立和独立行走,双眼向上斜视,吐字不清,语言连贯性差,以脑性瘫痪于200094日住入我院脑瘫科进行康复治疗。

  当日,病房护士通知社会工作者,对该患儿及家长提供康复辅导。200095日社工员与当事人即患儿的母亲在脑瘫病房首次会谈,向其介绍了医务社会工作者在康复医院的作用及工作职责,相互之间取得了信任。

  当事人介绍说:

  这个孩子是第一胎第一产,我(当事人)自己在妊娠八个月时因劳累早产,生产时又因难产借助产钳帮助分娩,孩子生后哭声洪亮,无青紫,窒息史。出生体重为2700克,生后第二天,病情变化,转入抢救室,治疗14天,痊愈出院。

  出生5个月时我发现孩子视力不正常,到医院就治,诊断为“视神经萎缩”,1岁时仍不能独坐及翻身,到上海医科大学某附属医院就治,诊断为“运动发育落后”,在院外应用针灸、按摩、中药等治疗,3岁时能独立站立片刻及扶物行走,能蹬小三轮车,但是仍不能独立行走,8岁时在上海作了选择性脊神经后根切断手术,术后功能训练不正规,至今仍不能独立站立,日常生活动作大部分都是依靠家人的照料。

  会谈中,在社工员的引导下,当事人又介绍了自己及家庭的情况:

  当事人是上海某厂的纺织女工,每天工作很忙。孩子出生时她的丈夫在北京清华大学读研究生。她自己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孩子,那时家庭经济很紧张。后来爱人辞了公职,在上海开办了一个电子有限公司,任总经理。公司规模越作越大,家庭经济日渐好转,先后买了房子,汽车,当事人也辞了职,和保姆一起每天在家照顾孩子。由于孩子不能行走,语言障碍,到了上学年龄也不能随班就读,她就在家里教孩子读书写字,后来发现孩子对英语感兴趣,发音比说中国话还流利,就注意加强在英语方面的培养,请家庭教师。现在孩子可以完成简单的听说读写,以后她又发现孩子对电脑很喜欢,每当父亲在电脑前工作时,他都凑过去,表现了极大的兴趣,尤其是对股票有特殊的爱好,很快孩子就迷上了炒股,上网浏览股市行情是他每天必做的事情。

  二、立案

  根据患儿家长的叙述和对患儿的观察与了解,社工员向当事人说明小儿脑性瘫痪是脑组织损伤所致的综合征,依据当代小儿脑瘫康复的基本特点,康复不仅是单纯的躯体形态功能的恢复,即不仅使痉挛减轻,姿势改善,畸形矫正和步行能力的提高,还包括对患儿的生活自理能力的培养,心理抚慰、精神和情绪的调节以促进各项能力的发展,最大限度地减轻残疾程度,尽量使患儿获得生活自理和接受教育能力,增加独立生存于社会的能力。因此决定立案给予康复辅导,和当事人确立专业关系。

  三、社会诊断

  通过与当事人及孩子的多次接触,了解到该患儿的下列情况:

  1.患儿性格内向,胆小,依赖性强,因语言障碍不愿与外人交流,生活自理能力差。

  2.家长对患儿过于溺爱,过分包办孩子的一切,在教育方面过分注重患儿的兴趣,缺乏良好性格的培养。

  四、社会治疗

  与患儿母亲会谈,提出在住院期间要注意提高孩子的生活自理能力,如提高双手的灵活性,精细性,协调性,应与其他孩子多接触,改善构音障碍,使吐字清晰,说话连贯,要让患儿进行一些力所能及的日常生活活动。

  在医生、护士的配合下,组织部分住院患儿及家长去香山植物园游玩。刘某对这种社会活动表现了极大的兴趣,坚持不做轮椅,长时间的步行。回病房后还非常兴奋,问他妈妈还什么时间在去玩。

  患儿经过两个月的水疗,按摩,平衡等一系列康复训练,双下肢关节活动范围扩大,骨盆控制能力提高,坐姿改善,患儿及家长康复训练愿望强烈。我向当事人建议重视患儿的心理与情感的问题,注重心理方面的康复和培养,并申请职业康复训练。

  2001321日奥地利总统夫人来院参观,社工员与医护人员商议,由该患儿代表小朋友用英语与外宾交流问好,并签字留念,患儿获得极大地成就感,异常兴奋,学习文化知识更加认真。他的母亲也感谢医院对孩子的帮助和信任,表示要和社会工作者加强交流,制定今后孩子教育的培养目标和方向。

  56日在脑瘫病房我组织脑瘫儿童的家长座谈,进行社会康复小组辅导,针对脑瘫患儿康复训练特点,家长的心理变化和存在的社会问题,引导大家进行讨论,会场气氛热烈,通过讨论使家长们懂得:康复训练的目的不仅仅是使残疾儿童改善肢体功能状况,更重要的是提高患儿的生活质量。家长要坚持不懈地学习训练技能,并为患儿配置适当的康复器具。同时,不要盲目依靠药物、偏方,也不要在训练中急于求成。当事人认为通过这种形式的交流很受启发,家长们可以自发的组织起来以病室为单位,相互交流,互相帮助,减少孤独感,增强信心。

  713日,当事人主动要求与我讨论孩子今后的教育问题,认为现在刘某可以熟练的朗读中学初一语文课本。对患儿的测试显示社会适应行为、独立生活能力都有提高;参加集体活动能力为边缘水平;交往能力及自我管理能力达到正常水平。因此社工建议孩子出院后到特殊教育学校随班就读,不要将孩子藏在家中,要充分发挥其潜在能力。当事人表示采纳工作员的意见。

  2001911日检查刘某关节活动范围扩大,肌力增强,生活自理能力有提高,言语清晰度改善。预期拟定的全面康复的目标已基本达到,遂于当日出院。社会适应能力的情况待今后随访。

  五、结案与评定

  在儿童的各类残疾中,脑瘫是最为严重的残疾之一。因此脑瘫儿童及其家庭成了社会中一个有着特殊困难的群体。对脑瘫儿童的家长进行社会康复指导,就是要使家长们能够利用患儿住院的宝贵时间,充分了解自己孩子的生活自理状况,并根据具体情况,学会训练孩子完成日常生活最基本的动作,使脑瘫儿童在回归家庭的过程中,得到正确的帮助。在与家长进行小组工作时也发现,孩子残疾了,有些家长对孩子更加过分的呵护,人为地阻隔了患儿与社会的联系,他们常常将正在发育的患儿视为“无知的生命”,感觉不到患儿对接触外界的人和事的心理反应,不能帮助及诱导脑瘫患儿克服心理障碍和智能上的缺陷,所以社会工作员要指导家长在家庭生活中,避免患儿置身于难与外界沟通的封闭环境中,多为患儿创造能与外界交流的机会。并根据患儿的具体情况为其选择适合发展的教育方式,使患儿在生活中发展自我,完善自我。

残疾儿童的家长是最为艰辛与痛苦的,家长企盼外界帮助的心情是可以理解,值得同情的。然而,外界的帮助毕竟有限,最终排解痛苦和忧愁还要自己的努力。社会工作者要指导家长充分注意患儿的特点,注重智力的开发,减少忧虑,持之以恒。我们相信,只要对脑瘫儿童进行全面康复,把医疗康复和社会康复紧密的结合起来,树立坚定的信念,患儿的生活自理能力和参与社会能力一定能得到改善。

本案例基本上运用行为修正派(简称行为学派)的个案工作模式,认为个人的行为是在外界的环境刺激和制约下形成和改变的,所以强调通过学习过程来改变行为。在这个案例中,社会工作者采取操作制约或称工具制约的方法开展工作。因为患儿刘某的个人行为受到家长的限制,所以社会工作者的工作重点是一方面帮助刘某在外界刺激下改变生活行为和思维方式;另一方面通过帮助家长学习的过程来改变其行为,由个人意识的控制达到对过去行为的修正,趋利避害是行为修正派个案工作模式的原则。

  行为学派强调可观察的行为,通过对当事人刘某的行为是否正确或反常,以及经过社会治疗后是否恢复了正常行为,作为检验工作成果的标准。这种工作模式基本上不考虑对当事人的内在心理机制的分析诊断,而是直接从当事人的日常行为着手,作为修正行为的出发点。行为修正派个案工作是医务社会工作在个案工作中运用的一种治疗方法,以削弱不适应行为、增加适应行为作为主要目的。这个学派的工作,以偏差行为或症状作为治疗对象,根据当事人的不同类型行为制定修正行为方案,本案是比较成功的一例。